Ruth or Amalek

你選擇~亞瑪力或是路得


Ruth or Amalek
妥拉讀經 打發篇 創世記32:3-36:43

“要謹慎,免得有人失了神的恩,免得有毒根生出來擾亂你們,因而叫眾人沾染污穢。” 希伯來書12:15(新譯本)

我所親愛的 安息日平安 Shalom!

由於我們目前在美國正處於與亞瑪力的靈(Amalek)爭戰,因此,我們決定今年再次的刊登這篇信息。它是符合時代準確的預言。 仔細徹底地閱讀它。 所有人都必須做出決定:

亞瑪力或是路得?

儘管這封信是關於美國(現今的美國)的,但它也是向所有具有某種基督教背景的人以及所有被稱為“基督教國家”的重要信息。 包含的範圍從北半球(從芬蘭,挪威和整個斯堪的納維亞半島)一直延伸到英格蘭,西班牙,葡萄牙,荷蘭,德國和歐洲,再到加勒比海地區,再到南半球以及南美,包括澳大利亞,新西蘭,巴布亞新幾內亞和太平洋島嶼-當然還有印度,菲律賓和俄羅斯等國家。

這封信是給美國和所有基督教國家的預言。

從2019年6月18日起回到美國後,聖靈在我的屬靈耳中輕聲的說出:

“無根、無情、關懷的美國”

是什麼使一個人無根? 就是你被創造時賦予你這個人所有的聯繫被切斷了。 這包括您的種族和祖先。

有些人因為羞恥而切斷了種族的根~另一些人則因恐懼或仇恨,還有一些人則因無知而切斷根源。 當君士坦丁時代基督教成為國教時,整個教會都從其最初的猶太根源中被切斷。 這就是西方基督教被創建的方式。 美國是由那些選擇脫離歐洲根源的人所建立的,是一個西方基督教國家。 其他人由於被迫奴役和被迫轉換而從非洲根源中被斷了根-猶太人也放棄了自己的根源,因為他們擔心在這個新的美國世界中會遭受更多的反猶太主義和歧視。

因此,我們美國有一個矛盾的特質:無情與關懷兼併存在。

多年來,我一直在想美國的真正本質。 為什麼在這個充滿安慰的國家,卻讓我感到非常不舒服-就像一些不可預測的邪惡潛伏在黑暗中。 我已被派往美國作為以色列猶太使徒,但為什麼呢? 必須做什麼,我如何實現我在這裡的目的?
最近從以色列飛往美國的飛機上,我讀了一本關於美國的精彩著作:Tuvia Tenenboim所寫的他們所說的謊言(The lies they tell)。

Ruth or Amalek

Tuvia具有紐約美國人、德國猶太人和以色列公民的身分。 他在德國報紙《時代周刊》(Der Zeit)工作。

他對美國的心臟(遍及許多城市)進行了六個月的研究,發現整個國家被黑暗秘密、隱藏和被忽視的仇恨以及分裂所充滿-而這些被遮蓋隱藏在沉默、虛偽和偽裝之下。

他指出,有些人認為美國的本質實際上就是德國日耳曼的本質。 第二次世界大戰前後,許多德國人在美國定居,並幫助定義了這個國家的白人特質。我們在早期歷史中看到有許多白人盎格魯撒克遜新教徒White Anglo Saxon Protestants (WASP)-和撒克遜Saxony居民,他們來自德國的東部。

然而,作者在研究中發現了一個令人驚訝的事實:以往的日耳曼裔美國人社區已被暴力和貧困的黑人社區所取代。 1960年代馬丁·路德·金恩博士(I have a dream我有一個夢想)起義後,數百年來一直受到歧視憤怒和苦苦掙扎的黑人,佔有居住在被遺棄的豪宅中。

暴力衝突和搶劫,使得成千上萬的德裔美國人陷入了“白色流亡”~這是我們從未聽說過的。白人美國人(大多數為日耳曼人)放棄了他們的豪宅和城市~底特律,芝加哥等。

現在,諸如德意志敦(Germantown)和海德堡(Heidelberg)這樣的具有種族代表名稱的城市,如今已成為極端暴力的黑人區域。黑人社區每天都在殺害黑人。 沒有人談論它,沒有人在乎。 前總統奧巴馬-即使擁有黑人的遺產-也沒有採取任何補救措施。 實際上,相反的,在他任職8年期間,這種情況變得更糟。

Ruth or Amalek

這位出色、才華橫溢的記者Tuvia,還發現了(在美國)對猶太人充滿了潛在的仇恨。 在貴格會派和許多其他非常友善和道德的人士中間,存在著以“政治正確性”為幌子的反猶太主義。 無根的猶太人也被發現,那些無力糾正美國社會對猶太人的病態~卻非常關心跨海的貧窮巴勒斯坦人,形成了對“移民以色列”的偏見和抵擋。他發現,所謂的“人人享有自由與自主”的口號是空的,美國陷入沉默中。

基督教美國會特別珍視沉默的代價~隱藏任何人都不想面對的秘密~就好像亨利·福特(Henry Ford)是納粹的強大合作夥伴一樣。 儘管地球在基督教的無根基礎下正在震動,但這場秀是必須繼續表演下去的:這是一艘滿是破洞在人文主義旗幟下航行的船隻。 船正在下沉,但是樂隊仍然演奏著“人人享有自由與自主”的舊調,並鼓勵人們追求幸福。

但是我們被喚醒了,因為頻繁的隨機射擊暴力事件突然繼續發生,使國家從一次又一次驚人事件中震驚。 這些暴力行為不僅起源於伊斯蘭恐怖分子,而且源自於許多白人甚至是“基督教”的美國人。 怎麼會這樣?請注意,美國的特質存在著兩種對立的特質:

美國相反的另一面是關懷

美國人深切地關心彼此~關心窮人、不公正現象,關心世界事務~他們願意犧牲自己的生命與威脅自由和自由的政權作鬥爭。 這個充滿的關懷國家,還為其人口制定了最先進的醫療保健系統,其中老年人可享受特殊折扣,以幫助他們的老年。 這就是這個國家的一個面象:愛與關懷

Ruth or Amalek

美國的日耳曼特質~無根,無情,關懷的美國

第二次世界大戰前後和納粹恐怖前後,許多德國人移民到美國。 因此,為了認識德國裔美國人的特質,我們需要深入了解基督教德國人的特質。

德國人(在納粹時期)將猶太人送往死亡之路。遞給猶太人一塊肥皂和一條毛巾,謊稱可以享有更好的生活,通過死亡列車把他們重新安置。許多人踏入參加了這一支演奏令人振奮的音樂的樂隊,進入他們的強迫勞動營。

外在的秩序和道德形象得以保留,隱藏了撒旦設計過的最可怕的死亡機器。 波蘭的教堂在周日還唱著讚美詩,而一旁則是載牛的火車上滿載著尖叫的猶太人走上滅絕之路。 有些人只是大聲唱歌,然後關上窗戶,以免聞到從煙囪冒出來焚燒猶太人的煙,死亡集中營就位於隔壁!

那些在白天殺死猶太嬰兒和懷孕的母親的德國人和與他們合作的波蘭人也將回家~與他們的妻子做愛,將他們的孩子安頓上床,並加入古典音樂來營造一種和平,文化氛圍。 在納粹政權工作過的那些德國人的許多孩子移民到美國成為美國人。 許多德國人在納粹政權時代之前成為美國人, 他們為自己的德國根源感到羞恥(在大屠殺的真相被揭露之後)。

Ruth or Amalek

許多波蘭人也感到羞恥。 因此,這就是當前的美國德國人的特質。

他們切斷了自己的德國民族充斥著納粹主義根源,成為了無根的基督教美國人~除去了外表的德國根源猶太根源的信仰(西方基督教從君士坦丁的時代就已完全拒絕了猶太根源)。

我們必須考慮歷史的另一個方面:無根的英裔美國人將奴隸交易帶到了南方,從而形成了無情的黑奴制度。 他們甚至還引用《摩西五經》中的經文(西方基督教曾經拒絕過)來認可奴隸交易!

他們創建了無根美國黑人,在政治上正確的稱呼是“非裔美國人”。 無根導致了無情,現在我們看到黑人每天都在殺死黑人的果實~沒人談論它或感到在乎。

無根的美國基督教是無情而又深切關懷的,充滿了基督教的愛。 同樣的愛是在費城 (Philadelphia) 建立的,“兄弟之愛之城”簽署了憲法,這是我們的自由與自主國家基礎文件。 同樣的這種“基督教之愛”使猶太宗教信仰者,以耶穌基督(Jesus Christ)的名義,被帶到宗教裁判所的火爐和奧斯威辛死亡集中營的門前:在天主教基督教的主持下的宗教裁判所,以及在新教基督教的推動下的大屠殺,主要是路德派(以德國馬丁·路德(Martin Luther)命名)。 根據Tuvia的書,今天,創建費城的許多充滿愛心的貴格會成員是親巴勒斯坦的,反對猶太復國主義。

無根的基督教脫離了猶太根源,形成了美國既無情卻又深切關懷的角色。 美國最初是一個基督教國家,直到今天仍被定義為基督教國家。

Tuvia 通過支持以色列的基督教聯合會(CUFI)與親以色列的福音派信徒進行了訪問,該組織在奧巴馬政府期間積極遊說支持親以色列的政策。 但是,儘管他們的意思很好,但他們缺乏從內部深處改變美國。 甚至善意和親以色列的基督教也做不到! 不幸的是,儘管行政管理發生了變化(現在由川普總統執政)但自我仇恨和反猶太主義仍潛伏在美國社會的黑暗中,仇恨的犯罪仍在繼續。

唐納德·川普總統採取了值得讚許的步驟,以尊榮以色列而活化了祝福美國的鑰匙。 這一方面的改變,是親以色列的福音派人士在其中發揮了作用。 但這不能使基督教改變“無根、無情、關懷的美國”的心。 基督教創造出這種矛盾的特質~這不是2000年前猶太使徒宣講的原始福音。

基督教是一個有許多分裂的宗教體系。

目前這是處於屬靈分裂症 (Schizophrenia) 的最佳狀態,而一般精神分裂症患者是無法預測的。 危險正潛伏在無根國家心中的黑暗中,控制這種危險的唯一方法是讓其繼續服用毒品,酒精和娛樂藥物。 而且,當然,我們必須滿足於盡可能多的瑪門-追求幸福。

Ruth or Amalek

自由女神現在是數百萬無根小孩驕傲的母親,這些孩童沒有祖國的身份。 黑人,白人和猶太人與原生地背離:缺乏認識他們自己是誰,他們原來被創造是誰。 這解釋了為什麼有許多支持巴勒斯坦和反猶太復國主義的美國猶太人。 也解釋了為什麼黑人殺死黑人。 以及為什麼在種族滅絕事件之後餘剩的少數美洲印第安人復仇~看著他們的賭場讓各種年齡層許多的美國人完全沉迷於賭博。

無根的人是孤兒,他們恨惡自己。 然後,他們嘗試創建新的無根美國人身份,與原本的祖先分割。 這會導致自我仇恨,內心沮喪和深深的憤怒。 在與以色列上帝和他的猶太彌賽亞Yeshua和好的背景基礎下,恢復我們的民族根源和好可以帶下醫治。

“你就不可向舊枝子誇口;若是誇口,當知道不是你托著根,乃是根托著你。” 羅馬書11:18

被禁菸者正在冒煙

Tuvia注意到各地都禁止公共吸煙,但也意識到整個國家都在被壓抑的憤怒所熏制,這種憤怒在無情的暴力行為中爆發。無根美國是由無根基督教創建的:一種名為基督教的宗教體系,自四世紀以來就與猶太根源和基礎脫節。

美國開國元勳反對英國,拒絕其虛偽的宗教和不公正的政治制度。 他們試圖建立一個國家,使基督徒能夠屬於自己想要的任何派別,而不受任何教會的統治。 它試圖使政府與教會分開。 敬拜的自由本來意味著您可以自由成為任何派別的基督徒。 後來猶太人來了,他們不是基督徒。

在早期,猶太人很難在美國找到工作。 為了被接受,他們不得不將其姓氏改為基督教化的名字。 一些地方有告示表明“不歡迎猶太人和黑人”。 像歐洲祖國一樣,無根的基督教反猶太主義在年輕的美國仍在繼續。

另一方面,“關懷的美國”向逃離歐洲大屠殺的猶太難民敞開大門。

在寫我的書《根源的醫治力量》之前,全能者給了我一個預言。 我對祂的問題是:“為什麼向教會傳福音的猶太根源如此重要?”

祂的回答是:

“教堂就像一朵美麗的玫瑰,從花園裡摘下來了兩天,保存在裝有活水的花瓶裡。但是,到了第三天,如果她不種回來,她必定會死的。” 這就是我們所處的時刻。

Ruth or Amalek

主看一日如千年,千年如一日:所以我們現在是第3天,即第三個千年。

玫瑰(教堂)放在裝有水的花瓶中已有2天或說2000年。 但是現在,花瓶在第三個千年,可以預見的基督教教堂結構被打破了。

在美國,沒有教會的人多於去教會的。 花瓶壞了:水灑了,玫瑰乾了-如果不將其重新栽種到自己的花園裡(根據羅馬書11章,它嫁接到了橄欖樹中),她肯定會死的。 那時,邪惡一定會接管美國,沒有什麼可以限制它的。

“你就不可向舊枝子誇口;若是誇口,當知道不是你托著根,乃是根托著你。” 羅馬書11:18

我在這裡要重新栽種回玫瑰花~這是成千上萬人生與死的問題

但是,我們知道一塊新布不能用來修補舊皮袋。在注入新酒之前,美國基督徒的皮袋必須更新。從替代神學的悔改,是讓這個眾多種族中基督教上帝的孩子,成為新皮袋的唯一途徑。 花瓶(西方基督教教堂的結構)不能也不應修補:它充滿裂縫和孔洞。 我們可以清楚地看到玫瑰花快要死了。

新皮袋是經由完全嫁接上彌賽亞的身體,就像路得與拿俄米是關乎以色列。 不是因為以色列是完美的,而是因為源頭是以色列。 這神聖的連結必須建立,因為這是改變這個“無根,無情,關懷的國家”的困境的唯一途徑。

路得(Ruth)仍然是摩押人(Moabite),但仍加入了以色列以色列的上帝。 她建造了耶西之家,大衛之家,最後是彌賽亞之家。 即使在《馬太福音》中,她也被稱為摩押人路得,她從未被稱為“以色列人路得”,因為她沒有拒絕自己的根。 她明智地拒絕了自己的偶像,選擇為她的摩押族人敵對以色列犯下的罪,以生命委身作補償性的贖回。

當新的彌賽亞身體變得像路得時,它將從“無根“導致的”無情“中被改變~因為像路得一樣的人,不會尋求用西方基督教代替以色列或猶太教! 他們尋求藉著猶太彌賽亞·Yeshua的寶血加入以色列和他們的上帝,但仍保有自己出於何處的本源。

Ruth or Amalek

由於西方基督教及其相對的人道/權主義的人,美國信徒團體(恢復種族多樣性)將被完全嫁接到以色列的橄欖樹上。 我們將飲於同樣的根源、妥拉、福音,安息日和節期-爲了祂的榮耀,成為綿羊國。

這樣將是很美好的狀況。

“所獻的新麵若是聖潔,全團也就聖潔了,樹根若是聖潔,樹枝也就聖潔了。” 羅馬書11:16

但是,如果從錫安而出的福音不來接管這個國家,我們將看到美國,歐洲,非洲,巴布亞新幾內亞和所有以基督教為基礎的國家自我毀滅。 由於對根源,結構,傳統和穩定的渴望,許多人將成為穆斯林。 伊斯蘭教的信仰根源於阿拉,而原本的根源則通過以實瑪利,以東和羅得回到阿拉伯。

“因主耶威有報仇之日,與錫安敵對的,有報應之年。” 以賽亞書34:8(TLV)

美國,歐洲和所有以基督教為基礎的國家會通過亞伯拉罕,以撒和以色列來選擇耶西的根源嗎?還是要成為以實瑪利,以東和他的孫子亞瑪力?

申命記25:17-19
17. 你要記念你們出埃及的時候,亞瑪力人在路上怎樣待你。18. 他們在路上遇見你,趁你疲乏困倦,擊殺你儘後邊軟弱的人,並
不敬畏神。19. 所以YAHVEH你神使你不被四圍一切的仇敵擾亂,在耶威你神賜你為業的地上,得享平安,那時你要將亞瑪力的名號,從天下塗抹了,不可忘記。

末世是在”像亞瑪力的人“和“像是路的人”之間的戰爭。 在許多基督徒中,我們看到亞瑪力和路得同時存在。 無情關懷一起同居。 這就是為什麼美國和許多基督教國家具有這種矛盾的特質的原因。 它是同一棵分別善惡的知識樹,為西方基督教提供了養料~帶出了無辨別能力的教會,脫離了其猶太根源/起源和彌賽亞的猶太性。

亞瑪力還是路得?你會是哪一個呢? 如今,這兩者的分別正在全世界列國的教會內發生。

“為你祝福的,我必賜福與他,那咒詛你的,我必咒詛他,地上的萬族都要因你得福。” 創世記12:3

Archbishop Dominiquae Bierman and Rabbi Baruch Bierman

您的以色列導師和朋友

多明尼克大主教和拉比巴魯畢爾曼
Archbishop Dr. Dominiquae & Rabbi Baruch Bierman

每日以亞瑪力禱告文為以色列禱告:

https://kad-esh.org/prayers-for-israel/

“為以色列站立的聯合國”(The United Nations for Israel)尋求將列國轉變為綿羊國,通過全球再教育,一次一個人。

成為這個堅不可擋之運動的成員:

www.unitednationsforisrael.org

支持這個緊要的事工:

  • 線上奉獻:https://kad-esh.org/donations/
    通過電子郵件發送給kad_esh_map@msn.com,取得銀行詳細資料
  • 在美國請致電 1-972-301-7087
  • 美金支票 加幣或英鎊要寄到Kad-Esh MAP Ministries,地址:52 Tuscan Way Ste 202-412, St Augustine, Florida 32092, USA 佛羅里達州32092,美國
  • 電子匯款(Western Unions )& 國際匯款服務(Money Grams )地址: Hadassah Danielsbacka, 52 Tuscan Way Ste 202-412, St Augustine, Florida 32092, USA

觀看:普珥節的醫治與饒恕

在巴布亞新幾內亞“為以色列站立的聯合國“的聚會,分享了強有力的見證。 一起學習多明尼克·畢爾曼(Dominiquae Bierman)大主教的教導,她將帶領我們經由饒恕他人與我們的天父同站在正確的位置,得到醫治。 當苦毒釋放後許多人得著自由!

本週精選書籍:

Archbishop’s Dominiquae Foundational Trilogy(多明尼克大主教基礎的三部曲)

The Healing Power of the Roots(根源醫治的大能)
Sheep Nations(綿羊國)

Grafted In(嫁接)

https://kad-esh.org/product-category/books/

讀GRM聖經學院 – 來自以色列的彌賽亞,使徒、先知性聖經學院!

www.grmbibleschool.com

查看我們的臉書Facebook中的新信息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dominiquae.archbish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