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Heliante Caprino Suriname


我的大兒子想去接種疫苗。我感到憂心,無法面對這個事實。我祈求Yah上帝介入其中。

在那一週裡,我和丈夫都出現了感冒的症狀。那週晚些時候(在安息日),我們感覺更糟。我丈夫發燒了,感到虛弱,呼吸困難。我感到虛弱,有時還感到噁心。那天我們直播了安息日敬拜,我拿出了兩面旌旗,開始敬拜上帝。在敬拜時,我突然感受到有一股能力從我裡面湧出,我開始感覺好多了。在這次敬拜中,我們領受麵包和酒之後,我立刻感到了釋放。我丈夫也感覺好多了。

在新冠肺炎的期間,我們只想被敬拜的歌曲包圍。有一首歌曲,我們經常反覆吟唱(來自Shilo Ben Hod,名為Porets Derech)。這些歌曲給我一種溫暖的安全感。有時,當我的心臟劇烈地跳著使我在夜裡醒來時,我宣告聖經經文,驚恐發作就消失了。我對上帝說 “祢是我的一切;醫生們都叫我去打疫苗。我不能再相信他們了。主啊,從現在起,我要全心信靠祢。”

一天早上,主告訴我,祂在我們家每個人身後都關了門,就像祂在諾亞方舟上做的那樣。我的小兒子甚至做了一個夢,證實了這一點。在他的夢中,那是一個夜晚,他要在我們的前院關上大門,門外停了一輛車。然後,在他關上大門之前,Yah上帝大能的手猛然關上了大門,巨大的畏懼向他襲來,停在外面的汽車搖搖欲墜,然後就突然消失了。

當我幾乎康復時,我的咳嗽不肯離去。於是我去看了醫生, X光片顯示,我的肺部因新冠肺炎而受到刺激。醫生告訴我,如果情況不變,我必須在兩週內做一次掃描。在這兩個星期裡,我每天都宣告幾次有關醫治的經文,並向Yah上帝禱告。在其中的一天,我感到恐慌來臨,因為我感覺非常糟糕,我讓我丈夫給醫生打電話。他為我祈禱,他請求Yah上帝恢復我對祂的信心。後來我請求Yah上帝給我一句話,領受到的是約伯記5:8-9。

“至於我,我必仰望上帝,把我的事交託給祂,祂行大事不可測度,行奇妙的事不可勝數。”

我感謝並讚美Yah的話語,所有的症狀都離開了我。當那天要再拍一張X光照片時,結果是好的。我把所有的榮耀都歸給Yah!

於是,Yah讓我們家四個人(我、我丈夫、一個兒子和女兒)度過了新冠肺炎時期。我的大兒子沒有生病,儘管他在這些天裡幫助我們。他也沒有再去打疫苗。一切讚美歸於萬王之王!

Shalom和Yeshua偉大之愛

來自Heliante Caprino Suriname,南美